忽然很想产大公x达尼克🤔

2018-06-17

【复健】【赫克托耳】坟茔

他第一次见到一个坟冢,这并非完全由于他方才十三,不谙世事,虽然他的确住在王宫。他知道丧子的双亲会将死去的孩童在房屋附近掩埋,老死者和病死者的躯体会被火葬,骨灰浸在酒中,装入陶土的器皿里,在破晓之前埋在特洛伊的城墙外,或是道路旁。


但是他现在赫然面对着一方坟冢,在一个宁静的春日的下午,在波涛起伏的山丘中间,俯临着下方低矮的灌木,平原上缓缓流淌的溪涧,以及城墙。他满心疑惑,还有那不可避免的——面对未知世界的幽深的惊惶,和风声撩拨树叶的脆响一起缠绕着他的耳侧。他试着吞咽,却发现他喉咙干涩紧缩。一个钟头之前他才和帕里斯一起跑下王宫的石阶,三步作两步,或是漂亮地学着那些骏马,来回交替弯曲他们圆...

2018-06-13

他到现在还清清楚楚记得每一个夜晚——他一个人,和几罐啤酒一起在大厦的楼顶看风景。城市在远离了夕阳灼人的视线后褪去脸颊上的绯红,交错的街道仿佛巨大的排水沟,而流动的黑暗就在其中慢慢上涨,先是浅的,然后越来越深,直到他能看见的整片城区都溺在了浓重的夜色里。

然后——是啊,他总记得这个,仁慈的上帝向浮满油污秽物的阴沟中温柔地伸手送来的一根火柴——从随便哪暗巷开始,秽物燃烧起来,光明迅速地流过四通八达的沟渠。

他看着这一切,出神极了。他狙击手的目光紧盯着,那不断扩张着的金色线条,仿佛一张蛛网的中间被倒上融化的黄金般四通八达地流淌。


2015-04-17

© MAPle2 | Powered by LOFTER